莫奈绘画中的光与色

  • 时间:2021-05-10 08:39
  • 来源:未知
  • 作者:程艳红




                             光与色
  光是地球生命的来源之一;光是人类生活的依据;光是人类认识外部世界的工具;光是信息的理想载体或传播媒质。色彩就是:物体表面所呈现的颜色。在光对物体的影响下,物体就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在绘画作品中,画家对色彩的理解不仅仅在于科学理论,还有个人生活经历、生活方式、个性驱使潜移默化对自身的影响。画家吸取了当时自然科学家对色彩的研究成果,经过反复的写生实践,印象派画家意识到潜在于自然表象中的视觉的内在真实性,他们开始觉悟。法国浪漫主义绘画大师德拉克洛瓦:“整个世界都是反射的”,因为光色的自身变化,光对物色有影响,环境中物体和物体之间由于对光的反射作用,从而造成相互影响下的色彩变化。因为光线的不同,同一物体也会呈现不同的色彩,而色彩不仅仅是绘画作者对物体的认识,更加入了作者自身的主观情感,因此色彩就是一种语言,表达作者情感的语言,也是欣赏者感受解读画家的语言。色彩在作者与欣赏者之间搭起了一座沟通的无形的桥梁。

  1874年莫奈和一群青年画家举办展览时,《日出·印象》这幅画遭到了诽谤和奚落。有的评论家挖苦说:“毛坯的糊墙纸也比这海景完整!”更有人按这幅画的标题,讽喻以莫奈为首的青年艺术家们为“印象派”这史无前例的作品震惊了画坛。于是《日出·印象》的问世标志着印象派的诞生。因此莫奈是最忠实的印象派画家,而且是最具有代表的人物。
  莫奈很喜欢户外写生,经常叫朋友一起同行,因此结伴出游成为印象派的特色之一。他的画捕捉和追踪转瞬即逝的光影,不用传统的精细画法,而是用长短明显不一的笔触来变现景色,长线画船,短而水平的线画水面,远景更是历历在目的挥洒痕迹的画法。莫奈喜欢用原色绘画,画面视觉效果强烈,笔法及颜色的运用十分自由,富有写意的意味,画面除了有印象派的直率外,还有某些自然相联的神秘色彩,具有朦胧性和宏大的装饰效果;他创作目的主要是探索表现大自然的方法,记录下瞬间的感觉印象和他所看到的充满生命力和运动的东西。莫奈一生对造型漠不关心,只对物体在光与色的影响下的不同反映感兴趣,因此,绘画的主要对象不是物体的本身,而是以物体为媒介,在物体上所反映的强烈的光色变化,才是他绘画的真正主题。他陶醉于光线的千变万化,色彩斑斓。“看什么就表现什么,怎么感受就怎么表现”———这是印象派画家的口号,也是他们的追求。

  莫奈重视印象、重视感觉,尽情地挥舞着饱含激情的画笔描绘出五光十色、华美艳丽的图画。莫奈并不满足于能够画他所看到的事物和按照他所看见的那种方式来做画,他想要创造一种独特的效果,达到一种在绘画上似乎是不可能达到的目的。他喜欢所有使人眼花缭乱的东西,他描绘的河水、天空、房屋和树木都洋溢着非同寻常的生命感。他的内心满怀着难以遏止的激动;从他的观念看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然而从他本性看,他却是一个幻想家。他曾长期探索光色与空气的表现效果;常在不同的时间和光线下,对同一对象连续作多幅描绘,像干草堆、教堂、以及莲花池等都是在观察记录光线短时间的变化,从自然的光色变幻中抒发瞬间的感受。创作于1866年《花园中的女人》,是莫奈在寻求户外光线表达上的第一块里程碑。这幅画结合了两种观察方法,人物虽没有立体感,色彩却在这里大放光彩充分显示多样性。“但这幅油画缺乏色调效果:光线和阴影落在了人物所占据的同一个平面上,因此,光线不能渗透人体,不能成为形的实体。大片固有色起了过多的作用。所有这些合在一起,与其说是真实表现了所见的事物,不如说是一种公式,但这种公式正是一个空前大胆的纲领”。莫奈在1866年画《阿弗尔附近海滨的平台》时,他不仅广泛的运用了“象牙黑、铅白、钴蓝、深红(纯粹的)、土黄、焦黄、亮黄、那不勒斯黄、焦赭石,这样不混合的颜色”,他还在各个部分用短而小的笔触,这些笔触一点一点画在画布上,以求在线纹路和光的颤动。
 

  1870年,莫奈访问伦敦,从泰纳的外光表现技巧中得到启示。从英国回来后,在勒阿弗尔港创作风景画《日出·印象》。这幅画画的是勒阿弗尔港口的一个多雾的早晨的景象,抖动的笔触表现了跳跃的光线、变幻的色彩、流动的水波和空气的透明感,这一切都源于对自然的印象,和过去把颜色涂得光洁的绘画完全不同。在这里明暗不是主角,主角是色彩。“该画完全是一种瞬间的视觉感受和活泼生动的作画情绪。这种具有叛逆性的绘画,引起了官方的反对。”《圣扎拉尔火车站》画于1877年,是一幅表现巴黎火车站的画,这是一个日常生活场面的实际“印象”。《干草堆》这一主题他从秋天一直画到第二年初春,不断观察其光的变化。前后一共画了24幅,表现了在不同时辰和不同光线的变化下的草垛形象。他之所以如此热衷于这个物体上的光的变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要记录某一特定自然景色的真实印象,而不是出去描绘一幅笼统性的风景画。从莫奈画《干草堆》,画出了印象派画家的整个作画灵感的源泉,即光色的变幻激发了他的艺术热情。他曾对友人写信说:“太阳落下得那么快,我追不上它。”


  莫奈在晚年的组画《睡莲》,他最喜欢画水,1883年他搬到吉维尼村后不久,就引溪水筑池,建造了水上花园,这个花园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缤纷多彩,光影色彩成就华美丰茂的景象,并请人在池上造了日式小桥。那些池塘的睡莲,一丛丛,一叶叶,一朵朵,在水上,在水中,水中有天空和垂柳飘渺的倒影,那安静仿佛从远古睡到现在,从光中透出梦境,从影中透出夜色。这使他发现了实现他纲领的主题:画一些坚硬的形体、水和空气,尽量使它们融合在一起,“睡莲”、“仙女池、玫瑰色的和谐”,就是这组画其中之一。
  这幅画反映了莫奈一种物我两融的愿望,但它没有一点悲怆的情调。每次读印象派画家的画册,都会在莫奈的“睡莲”画前沉思。相信读画的人都会沉入那片暗绿的池塘,静静地屏息、默想、轻叹,悄悄走过,再频频回头。目光是那流动的水,自己已成那朵梦中的花……那些“睡着”又“醒着”的花,烙印般烙在我的脑中,久久开着。莫奈把整个身心都投在这个池塘和他的睡莲上面了,他晚年的壁画《睡莲》中,他从自然中分离出各种色彩运用点彩的方法加以表现。已将光与色发挥的淋漓尽致,展现给人们的是以绿色调为主的色彩,画面鲜亮而且充满活力。完全突破了形、传统用色的束缚,更多的是随心所欲,但是不乏色彩的科学存在性。在此后近30年里,他几乎再也没有离开过《睡莲》这个主题。在《睡莲》中,莫奈采用了自己独到的多种色彩混合的技巧来达到这种意料之外的效果,恬淡的薄雾在近水处闪烁着蓝、红和绿三种色泽不断变幻的光芒。“绘画中的对象没有长宽高,没有水面延伸的空间感觉,一切都被拉成了一个平面。画面的结构开始变得越来越单纯,没有太多的细节,有的只是一个大色块的对比和无数的笔触,颜色越来越厚。”睡莲让人感到印象派的家底就是丰厚,那么单一的东西竟然画得如此色彩丰盈。他对光色的追求在《睡莲》中达到高峰。反映出他一贯以来对光感和气氛变化的高超运用。
莫奈绘画对后世的影响
  每一个研究莫奈创作活动发展的人都会发现,如果说最初的命运促成了莫奈的发展趋势,那么后来就是他自己创造了他的命运。“之所以莫奈成为‘印象主义’风格奠基人、被他的朋友公认为‘班首’,是因为莫奈不可动摇的坚强意志。”莫奈他一生始终贯彻印象派的创作理念,致力于对“光”和“色”的孜孜不倦的追求。他摆脱了传统的绘画题材、故事情节、创作思想和构图的束缚,强调对生活和自然的主观感受和印象,颠覆了19世纪以前传统绘画的“固有色”的色彩观念,致力于“环境色”的研究,打破了传统以褐色为画面的基调,描绘在不同的光线照射下色彩细微的运动,物体反射、折射光下的色彩变化,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赋予了艺术品永恒的艺术魅力。在莫奈的作品中,完全以视觉经验感知为首要考虑,在追求的过程中,他否定并忽视了传统的概念。在掌握瞬间印象以及对光与色的实验上,莫奈都做出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作为一种美术思潮,印象主义绘画在世界美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印象主义意味着感觉和观察方式的变革———色彩与人和景物之间的关系的探索,使得绘画艺术的表现功能大大发展。它不仅改变了绘画,改变了雕塑、音乐、文学,而且推动了以后美术技法的革新与观念的转变,是对中国油画影响最大的欧洲画派,就是到了今天,它也没有失去影响力,仍然改变着我们。


(责任编辑:程艳红)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大家都在看

最新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