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芬奇作品中的造型艺术

  • 时间:2021-08-13 18:07
  • 来源:未知
  • 作者:王翔


  造型艺术,是艺术家使用各种可见的创造性手法,通过视觉和触觉的传播途径,再现人们生活中的事物或者虚构人们纯粹的想象,表达自己对世间万物的感受和丰富的想象力,使人们在视觉上、触觉上乃至心理上产生愉悦和共鸣的情感感受的行为过程。造型艺术的实质是对美术在物质材料和手段上的把握,是存在于一定的空间中,以静止的形式表现动态的过程,主要依赖视觉感受;因此又被称为空间艺术、静态艺术、视觉艺术。
  造型艺术的上述特征都是由其使用的材料和表现手段决定的。造型表现手段是指造型艺术中创造艺术形象的手法和手段。艺术家对造型表现手段的规律性的不断探索,精益求精,是使艺术创作能表现新的生活内容和满足人们不断发展的审美爱好的必要条件。
在达芬奇的艺术创造中,对造型艺术的探索是与对自然、科学达到研究一样地热衷。他坦言“一个自称能记住自然界所有形式和印象的大师,在我看来必然幼稚得可爱。这是因为那些印象千姿百态,无穷无尽。而我们的记忆能力远不能达到这种程度。”达芬奇的作品充分融合了造型艺术的多种艺术形式及表现手段,在绘画作品中借助于色彩、明暗、线条、解剖和透视,来充分表现艺术形象。最有代表性的要算《最后的晚餐》《蒙娜丽莎》和《岩间圣母》。


  著名壁画《最后的晚餐》,达芬奇通过对圣经情节中人物的心理刻画和戏剧性场面的描绘,深刻地再现了这一斗争的场景。当耶稣说有人出卖了他时,画面场景中的十二个门徒呈现出各种不同的表情和动作:惊讶的、愤怒的、诅咒的、紧张的,特别是犹大张皇失措的举止,刻画得惟妙惟肖。在此副作品中,达芬奇充分发挥其在解剖学中的研究,用人物的紧绷而又扭曲的颈部肌肉来表现当时戏剧性的一刻。整个画面,情绪变化、性格表现、动势倾向、人物组合都具有明显的戏剧性和冲突感,很好的隐喻了人间光明与黑暗、美善与邪恶的斗争。整个画作高4.6米,宽8.8米,画面利用透视原理,使观众感觉房间随画面作了自然延伸。透视在造型艺术中是基础,最常提到的熟语“近大远小”就是属于透视中的规律。在此副作品中,达芬奇正是运用了平行透视法,心点就在画幅中心基督所在的位置上,屋顶、两侧墙的窗框形成了透视线,突出了中心人物。餐桌长长的水平线贯穿左右,形成了稳定的布局。同时,全开放式的艺术布局,使观众产生了身临其境的感受。为了构图,使人物坐得比正常就餐的距离更近,并且分成四组,在耶稣周围形成波浪状的层次,使得画面的造型感趋于运动感。越靠近耶稣的门徒越显得激动。耶稣坐在正中间,他摊开双手镇定自若,和周围紧张的门徒形成鲜明的对比。耶稣背后的门外是祥和的外景,明亮的天空在他头上仿佛一道光环。他的双眼注视画外,仿佛看穿了世间的一切炎凉。整幅画完美的构图、细腻的心理刻画,昭示着古典美,集中表现了善与恶、美与丑、真与伪的对立,将自然科学中的空间、光影、对称、透视等体现得淋漓尽致,堪称美术史上科学与艺术结合最完美的典范。从此作品中足以看出,达芬奇的绘画,严格用透视法,生物学的科学知识,数学概念应用于艺术,高低远近,明暗阴晴,鼻眼骨骼的比例,在色彩和尺寸上毫厘不爽,数学和几何的最高真理和艺术的最完美展现,二者在颠峰是二而为一的。

  除《最后的晚餐》外,在《蒙娜丽莎》中,达·芬奇运用透视学原理和明暗转移法,背景山水迷茫,将蒙娜丽莎的形象与背景山水融合在一起,给整个画面增添了一种神秘的浪漫主义气息。蒙娜丽莎是当时一个银行家的夫人,此时刚刚丧婴。达·芬奇为了使她露出自然的微笑,想尽了一切方法,最终极其准确地捕捉到了蒙娜丽莎那一瞬间迷人的微笑,用精湛的笔触描绘了她微妙的心理活动。她那垂落在右肩上的乌发仿佛连接着一条弯曲的山径,左肩上的披肩仿佛连接着一座小桥,不知要把观众的视线引向何方。背景的虚无缥缈增强了人物自身的实体感。
  《岩间圣母》则是达·芬奇为圣弗朗切斯在其他科学领域里,科教堂的一间礼拜堂作的祭坛画。达·芬奇运用了明确的几何结构来安排人物,画中圣母居于中央,婴孩圣约翰、耶酥以及天使与他组成三角形构图,并以手势彼此呼应。而这个三角形的顶点就是圣母玛利亚的头部,这种物理学中的稳定法被他所采用,为当时盛行的金字塔式构图奠定了基础。背景则是一片幽深的岩石洞窟,花草点缀其间,达·芬奇将圣婴和天使绘制在画面的下方,使得整个画面的构图非常稳定。而来自左上方的光源,又将右下方的重量感进行了均衡,这种平衡方法被后世的艺术家所广泛采用。同时达·芬奇很好地把握了洞窟的地质特点使整幅画具有了独特的诗意。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达芬奇正是通过更多的造型形式、手段表现出其想传达出来的艺术作品中人物形象的特点,并将其结合得天衣无缝,恰如其分地展现出其艺术作品的魅力。将艺术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同时,达芬奇在造型艺术其他领域--建筑、雕刻中很好地解决了纪念性中央圆屋顶建筑物设计和理想城市的规划问题、完成了15世纪以来雕刻家深感棘手的骑马纪念碑雕像的课题并解决了当时绘画中两个重要领域--纪念性壁画和祭坛画的问题。正是如此,达芬奇奠定了其在造型艺术中的重要地位。


(责任编辑:王翔)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大家都在看

最新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