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头琴的指法技巧是什么

  • 时间:2022-01-14-15-00
  • 来源:好文网
  • 作者:好文网

  指法技巧

  (1)换把

  a.滑指换把。

  它不但是一种换把方式,也是演奏蒙古族乐曲表现民族风格的一种手段。换把的速度分快慢两种,由乐曲的内容和情绪的需要而定。慢滑指换把一般用在速度较慢的乐曲中,快滑指换把一般用在欢快的乐曲上。

  马头琴的指法技巧

  b.跳指换把。

  在蒙古族乐曲中,八度和八度以上的大跳是很多的。遇到这种情况时,要用到跳指换把。在跳指换把时,一种是直接跳到所需要的音位上,另一种是当需要奏出二、三、四指等音位上的乐音时。仍然将一指跳到一指的音位,再用二、三、四指立即接到所需要的音位上。这时的一指只是个“经过音”。这个“经过音”在练习跳指换把时是很重要的,它可以帮助演奏者较为准确地奏出换把后的音来,待熟练后,再把“经过音”去掉,但是一指一定要在“经过音”的位置。 在跳指换把过程中,要手指离弦。不带出任何声响(而滑指换把则是手不离弦),一定要减轻手指触弦的力度,否则由于弓子相应增加力度,会发出由弱到强又从强到弱的( )滑音。 无论使用哪一种换把,演奏时都要注意左腕的带动(提)动作,即无论上跳或下跳的换把都要手腕先行,手指在手腕的带动下进行。待从此把位滑(或跳)至另一把位后,再将。左手腕与左手各部位的姿势还原。否则,手腕如果与手指同时行动,就会造成手腕紧张、僵硬,影响正常换把。在换把过程中,要注意将左手虎口放松,切忌紧夹琴杆,否则,会影响换把速度和灵活性、准确性,给演奏带来不良后果。 练习经过音时,请参看下面的例子:

  (2)同音打弦装饰音(符号是“tr ”或“三”、“四”)

  同音打弦装饰音是是马头琴演奏的特殊技巧之一,同时也是表现蒙古族音乐风格的具体手段之一。这种指法技巧的运用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节拍的后面出现,另一种是在节拍前面出现。它们的特点是在用二度和三度音位时,用二、三、四指打弦。如一指奏着旋律音,那么就用二、三、四指在不同音位上打弦奏出;若二指奏旋律音,则用四指打弦奏出;若三指奏旋律音,也用四指打弦奏出。从音位上讲,虽然是6—6i或6—6i,奏着(或)不同音位的打弦,但奏出的效果是 的音响效果。上面虽然是在不同音位打弦,但是所奏出的效果不是所打音位的实音,而是所奏音的同音装饰音。手指打几下弦则是几个同音装饰音。例如打三下,则是6 6的效果。在演奏四、五连音时,节奏要稍快一点,二、三连音稍慢一点。在马头琴演奏中,一般是一指按弦时三指打弦;二、三指按弦时,四指打弦。但是在三轮按弦四指打弦时,是在高把位应用,因为高把位音位距离短,所以可以打出大小三度音位的打弦。

  (3)颤指(符号“tr”)

  颤指的指法技巧,是从西洋小提琴等弦乐器的演奏技巧上移植过来的。一般演奏现代乐曲和其它民族乐曲时应用,在民间和传统演奏中很少应用。它与同音装饰音所不同的是奏出打音的实音,从而同旋律音反复奏出打弦音。演奏时,手指要放松,用手指的弹性来打弦。例如:1=D 颤指在练习中,容易出现的毛病有:①拇指过于紧张;②手腕僵硬;③按在弦上的手指过分用力顶弦;④手指抬得过高而影响速度;⑤手指拾得不够高,没有弹力或节奏不稳,忽快忽慢等。 纠正方法: 手臂、腕部和手指既要放松,同时又要有控制地演奏。

  (4)同音打弦

  这种演奏法不同于同音装饰音的地方,只是所打的音不是装饰音,而是旋律中的基本音。 在演奏时所用的方法与同音装饰音一样。它也是蒙古族音乐风格的表现手法之一,这种奏法,有着深沉、饱满而又强烈激动的特点。它没有过多换弓造成的断续感觉。 同音打弦一般用连弓演奏。例如。 在这一例子中,第一小节中的“33 5”的第二、三个“8”音就是用打弦的方法获得的。同样第二小节的两个“5”音也是用打弦指法获得的。用第几指打弦可以用数字和括号来表示。如前例中的

  (三)一样。从这一例中,我们可以看到记谱是: “3”音都是三指在“5”音的音位上打孩出来的。第二小节的第一、二个a6”音是第三指在“7”音的音位上打弦奏出的,这的第—指都不抬起。同音打弦法关键在于打弦不改变旋律音的性质,只给旋律音一个“间断”的感觉。手指不是压在弦上,而是打在弦上,需要手指富有弹性,如果是手指压在弦上,就会使原旋律音变成所压音位的实音。

  (5)滑音

  马头琴在演奏蒙古族乐曲时,经常运用滑音来表现乐曲的情感。这也是一种特殊的表现手法。一般常用的滑音有三种。

  ①上滑音(符号是“,”)

  上滑音是从所奏的旋律音滑向上面的旋律音。一般是向它上方三度以上的旋律音跳进时运用上滑音。例如: 实际演奏法是:355 滑音是用前面演奏的同一手指滑向另一个旋律音的。

  ②下滑音(符号“、”)

  下滑音是从所演奏的旋律音向下滑到另一个旋律音。 实际演奏法是:……。 实际演奏法是:

  ③回滑音(符号是“八”)

  回滑音也是在演奏蒙古族乐曲时常常运用的一种演奏方法。一般以大二度音程关系、小三度音程关系和大已度音程关系的方式出现,同时以快速回滑二、三、四次的方式演奏。演奏时不换把位,常用三指或四指演奏。 实际演奏法上: 这种回滑音一般用在节拍的最后一拍的前半拍之前,往往是一弓奏出的。在长音处,有时也根据乐曲的情绪在回滑音之前用索格斯日赫弓法。用这种弓法的演奏效果是: 这种处理是自由的色彩性处理,往往是由演奏者和歌者的临时情绪的高涨而油然产生的。

  (6)和音

  马头琴常常较多地采用双和音来演奏。一般在按一根弦的同时,同另一根空弦形成二三、四、五六、七、八度和音。另一种较为普遍地是用拇指从里弦右侧第二把位上触弦形成纯四度或八度的泛音和音。目前除了采用这些和音方式演奏以外,还吸收了中外弦乐器演奏方法。用双指(一指和二指)同时触弦奏出双弦上的双实音和音,从而可以奏出二三、四、五、六、七、八度的实音和音。

  (7)揉弦 揉弦演奏法是表现乐曲各种感情变化的极有力手法,马头琴的揉弦又有它自己的特殊性。揉弦是用手指上下滚动顶指得到的勇音效果。揉弦的力量主要来自左上臂,再通过下管来带动手腕和手指,是由各部分的有机配合来完成揉弦任务的。探弦时,左手手指顶弦力度要适当,左上管、下臂、腕子和手指要适当放松,不能但硬,要有韧性。这种奏法适合中板或较慢的乐曲,可以表现比较细腻的、深思的及悲伤的乐曲。 揉弦时,要根据乐曲的内容和感情的变化来改变揉弦的幅度。速度慢的乐曲,揉弦的幅度要大一些;速度较快的乐曲,揉弦的幅度要小一些。另外,各种情感、情绪的乐曲同用弓的力度有极密切的关系.因此探弦是同一定的音质、音量都互相关联着。一般地讲,在低把位时揉弦幅度要大一些,在高把位时要小一些。


(责任编辑:符文强)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大家都在看

最新资源